杀猪佬

跑了

忘羡 这个wifi画风不对啊 一发完

前4章:1 2 3 4

第五章

二十八岁,三十三岁。

28

近日来,江湖上一名为《含光十八式》的话本风靡大街小巷,可谓是脍炙人口,人手一本,全民必读刊物。为何此书如此受追捧?只因里头写的是前些年风华正茂,宛若高岭之草般的前任武林盟主,蓝湛。

世人皆知,蓝湛少年成名,后因受奸人迫害,与家人在逃难之时,失足落崖,因缘际会,落于魔教教主之手,备受折磨,最终忍辱负重,趁魔头不备方以一己之力逃出生天。期间事迹悬乎得让民间文人纷纷大笔一挥,洋洋洒洒数篇文章一气呵成。豆蔻少女看了皆是日日幻想自己何时能与其见上一面,一睹风采;妇道人家看了悉数感叹小孩儿时凄苦,母爱泛滥;古稀老妪看了纷纷感叹世事弄人,苦了这可人疼的娃儿。由此可见,蓝二简直是粉丝收割机,上至八旬老母,下至黄口小儿,无一不粉!所以与他相关的书籍话本亦愈来愈多,不胜枚举。而《含光十八式》与平常的妖艳货色不一样,十分清新脱俗,实乃一股清流。

这书内容并不繁杂,走得也非寻常套路,描述那些个烂大街的情节,而是一反常态写了近五年发生在武林盟主身上的大事,和盟主与教主间不可不讲的那些事。

29

头等大事,定当数书中开篇第一回,教主喜泣情人至,盟主盛怒摔佩剑。

话说那日风和日丽,阳光灿烂。教主懒洋洋坐于一旁,认真聆听盟主教诲,双目半开半合,直把头来点。盟主见其心不在焉,正想敲上一记。忽闻异变随风至,只见四周倏然冒出不少黑衣服人,手持利器,以布遮面,目露凶光。盟主心下大惊,面上却不露声色,侧身堪堪将教主挡于背后。背后之人见他动作,当即笑焉如花,十分高兴,哪还有半点迷糊犯困的样子。面对盟主的一群黑衣人把这番情景尽收眼底,忍不住在心底为盟主点上一蜡。

点蜡动手两不误,一众来者不善之人,群分为二,这头拼尽全力纠缠于盟主,那头几个傻帽齐刷刷跑到教主面前屈膝下跪,大声吼道:“教主好。”教主嘴角抽搐,一人赏了一巴掌,边抽边骂:“是不是傻,瞎喊个什么劲儿?”

正极力御敌的盟主冷飕飕给教主递了一眼儿刀,教主默默撇过头去。突地,黑衣人集体发难,打算来个绝地大反攻,只见盟主不慌不忙,反手一剑,当即削下小苹果一撮鬓毛。

小苹果:日了狗了。

教主见状,心有余悸,立马带上小苹果,忍痛与黑衣人一同离跑路。走前不忘趁乱揩油,使劲儿掐了一把盟主紧致有力的翘臀。而显然是黑衣人头儿的薛洋笑嘻嘻摸上教主面颊,猛然一掰扯,语带笑意道:“还不走?”教主泪目,可怜兮兮瞧了盟主一眼,灰溜溜跑了。

盟主面上一黑,待人如潮水退去后,不欲再忍,果断怒摔避尘。

避尘:日了狗了。


作者老神在在:其实他是见相公被人抢去,气得。

30

书中另一情节也逗趣儿得紧。那便是第X回,媒婆讨亲踏破门,盟主无奈眠于树。

话说前头,盟主大受挫折,内心忿怒,直言回去修炼,再与之一较高下。这一炼,就是一年。其实人总得歇息歇息,闭关与否,放在往常无甚大碍。可此时此刻,蓝家人内心是崩溃的。

眼见一个接一个媒人千篇一律的柳腰莲面,扭腰摆臀,一见蓝湛先笑掉三层白粉,接着道:“哎哟喂,大盟主啊.....”偶然瞧见一两个肥头大耳,不施粉黛的姑娘,还觉十分新鲜,顺眼得不行。

某日,蓝思追望着云深不知处亲仆后继的美人儿们,无奈至极却也心生疑惑:“为何提亲的媒人婆....都像勾栏院的花娘?”

蓝景仪一脸老司机表情,拍拍小弟弟,轻车熟路道:“这你就不懂了吧,那是姑娘们对含光君的考验啊,倘若含光君一眼瞧出哪位媒人是哪家楼里的....那就....嘿嘿嘿”

事后,蓝景仪被罚倒立抄书十遍,小思追仍旧一脸懵懂,不解为何他被罚。


每当众人寻不着含光君时,皆会十分默契前来询问蓝愿。

“含光君这些日来,一直在树上,说清静。”蓝愿清脆响亮地回道。树上的含光君默默换了另一棵树,继续清静去也。

翌日,云深不知处倏然警铃大作。

仆人赶忙扑到树下,大叫:“盟主盟主!你快下柱!快下柱!”


作者咬牙切齿:老子媳妇也敢觊觎,哼!小苹果,走起,爹给你把他毛削回去。

小苹果:.....

31

书至精华之处,当数第X回,双雄相爱又相杀,双双堕崖把家还。

话说教主魏无羡再度发难,竟偕爱宠小苹果回来讨毛!犹如命中注定我爱你一般,盟主与教主无可避免要杀上一场。于是两人你一招抓奶龙爪手,我一招猴子偷仙桃,这样那般,按狗血发展来到悬崖边,魏无羡一个腰酸脚软,顺势带上蓝湛,一块堕崖。

白道那边悲痛大喊:“啊,我英俊潇洒遗世独立的盟主啊!”

黑道这头也不甘示弱:“啊,我身娇体软浪得出水的教主啊!”

作者点了一事后烟,满脸回味:“嘿嘿嘿嘿.....”

32

落崖后,双方皆群龙无首,自然而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蓝大被推举为下任武林盟主,薛洋接任魔教教主。

33

那座山。

“二哥哥,我心悦你。”魏无羡伏趴于蓝湛背上,叼了一绵滑耳珠含糊道。

“我也是。”被舔弄吮吸的耳垂悄然泛红。

“那再来一发吧!”

“好。”

魏无羡大惊,二哥哥居然说好?!我....我.....突然好兴奋....

34

某夜,山上木屋外。

一小美人面色阴沉,松手放狗,并对其温声低语道:“美羊羊,待会你进屋,就冲那孙子屁股咬。”

须臾,屋内响起震耳欲聋的凄厉惨叫:“狗啊!!!!!!”

继而蓝湛发出一声闷哼:“魏婴,太紧了。”

end

小剧场

薛洋:妈的死给。

假装自己一发完,爽啊!


评论(11)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