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猪佬

跑了

忘羡 这个wifi画风不对啊 第三章

十八岁,二十三岁。

18

这时的少教主已在老家开田种地,收拾烂摊。

情事后之所以走得匆忙,当真有不可告人的苦衷,少教主如是道。

原来,薛洋那日所言当真不假,教中确是出了不大不小的麻烦。魔教本是一热爱祖国,早起做操,晚息斗地主的好组织,可谓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然天有不测风云,教内竟出了个想干掉武林盟主,嫁祸魔教,任由两派厮杀,好坐收渔翁之利,一统江湖的大好青年。

少教主问询之时,扯了椅子一屁墩坐下,翘腿抖脚,嘴上吧嗒吧嗒抽着不知打哪抢来的旱烟,流氓兮兮道:“不错不错,年轻有为,都能上天了。”边说边狠抽那人脑瓜:“你他娘咋不上天呢,搞得我一大早裤头还未系上,遛着鸟赶回来收拾你,老子媳妇要是跑了,回头就给你找一带把儿的。”骂骂咧咧,说一句抽一巴掌,极有节奏。

薛洋待他解气后,轻飘飘说道:“那小子是盟主家的二公子。”魏无羡动作一顿,一脸懵逼。“那时我便觉他面善,回教再泡上一泡溪水,登时记起这茬儿。”溪水二字,成美君说得分外咬牙切齿。

少教主无语至极,你这心眼儿可真大,半点不嫌小。

19

夜半,亭内二人,一酒盅俩杯盏。美人白袍随风展,内心酸涩苦难言。

薛洋见了,嘴角抽搐:“这是作甚?”

美人挥袖倒酒,在薛洋伸手之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过喝下,幽幽道:“说给你了么?”

薛洋:“.....”

两人把酒言欢,唧唧歪歪,倒也十分有趣。

魏无羡喝得高了,就爱絮叨:“你都不晓得,当我知道那狗崽子居然是匹狼崽子时,心都碎成一瓣一瓣,直觉自己是割肉喂鹰,肉包子打狗,白养这些年了!本以为的小狗居然是藏獒?!还他妈吃人?!”闻言,薛洋眯起凤眼,一脸玩味。
少教主何出此言?撇去荒唐情事不谈,据说那孩子两岁识字,三岁成诗,五岁识得内家心法,可谓是一不世出的天才。亏自己那时权当他孩提,细细教诲,拳拳爱护,奶娃不如养狗,不如养狗。

“劈柴烧火做饭都不会,还不世出,胡扯瞎掰,臭不要脸,荒唐,哼!”魏无羡扯开嗓子好一顿吼,旋即想起赌约已无,自己还留着这么个穷酸习性,直觉丢人,掩面不语,内心凄凉。

“啥时候才能掰回来呢。”喃喃自语。

成美君曰,这就如同你性向一般,再无笔直一日。

少教主手中杯盏应声破裂。
20

反观狼崽子,回窝吃好喝好,头好壮壮。每日勤于练武,抚琴习字,逢乱必出,一时风头无两。

魏无羡回教复位,当了教主。心中偶有思念情绪,便召来奸细询问蓝湛那头的情况如何。得息后,气得牙痒痒,𤭢了好几盏热茶。

这小狗崽子当真是个白眼狼啊,半点不见思念兄长之色!少教主忿怒。

成美懒洋洋道:“人家兄长近在眼前,朝夕相对,想谁呢。”
魏无羡又噎住了。

21

小狼狗那厢虽面色如常,可私下却仍暗搓搓收集同教主相关一切,束发绸带,里内亵衣,抽人小鞭等等,而卖出之人便是魔教最大叛徒,薛洋是也!
山下糖铺掌柜晓道长闻言轻斥:“你这么做是不对的,我再不给你糖了。”
道长身旁正气凛然的玄衣男人一副如是地点头附议。
薛洋哼唧一声,扭头就走。心底嘀咕,下次不卖就是了,至于不给我糖嘛。
蓝湛依旧每日面上人模狗样,俨然一副兄长好胞弟,叔父好侄儿,门生好楷模之相。
直至一日,传来魔教教主将成亲。迎娶之人正是他俩往日一同困觉,一同吃食之时,魏无羡时刻耳提面命,熬得一手好汤,做得一手好菜,温柔可人的师姐江厌离。
蓝忘机当即爆起,摔了避尘,面色阴沉琢磨抢亲一事去了。
避尘:日了狗了。
22
三旬后。
教主成亲之日,人声鼎沸,灯明火透。

执手新人正欲拜礼,忽逢异变。白道中人鱼贯而入,均是手持利器,横眉竖目。

教主瞥眉看着眼前之景,按兵不动。说来惭愧,那些个打手皆能数出个名堂,像什么化丹手温逐流,什么琴苏涉等等,万不能硬碰。

教主当下怒火中烧,正欲亮嗓叫人。倏而,人群中走出一青年,剑眉星目,白玉面庞,无甚表情,赫然是当初养的狼崽子。
教主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大声呵斥:“那日我且留你,好吃好住供着,分文不收,亦未有让你报恩之念。孰料如今倒是自作自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早知如此,不救你也罢。
蓝湛面色一沉,教主菊花一紧。薛洋心中直叹,此事怕是不能善了。
蓝二公子淡然道:“我会失足落崖,说来也当归咎于你教众心术不正,加害于我,你出手相救实属本分之事,这是其一。在下与教主同住,你处处使唤于我,做饭洗衣哪样需得你经手?这平白劳工该当把钱债尝清了罢,寻常我偶上山狩猎,或下山补贴,如此说来你反欠我不少,这是其二。至于其三...”
众人听得双目直瞪,原来还有此等因缘,这可比天桥底下说书还精彩。
“其三是啥?”教主心生好奇。
“这其三,便是你我春风一度,如今你却翻脸不认人,还学人讨上了媳妇。”说罢,那面上尽是黯然落寞。
教主看他那德行,一阵惊悚。

众人再度哗然,直言魔教行事太过,欺我蓝二公子少不更事,主动勾引,真真下作。

教主内心悲凉,六月飞霜,苍天明鉴,明明是你给我下药的好伐!
只见蓝湛续道:“魔教逼迫加害我不与计较,你欺我年少多次奴役我无话可说,可让我以色示人却是断没有这个道理!”一番话来,情真意切,敢问台中坐下谁不泣。
新娘子此时已然揭了盖头,极其配合道:“羡羡,真没想到...你..你竟然...”
教主内心沧桑,百口莫辩。心如死灰回头直想寻打手,给蓝湛一顿胖揍,却见薛洋偕同鬼将君一副作壁上观的损样,登时气得两脚一蹬,昏死过去。

最后一刻念头竟是,蓝湛居然这么多话...

tbc

薛洋:快来看快来买,魔教撩骚一把手魏婴周边,一糖一件,十糖一套叻。


评论(16)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