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猪佬

跑了

忘羡 这个wifi画风不对啊 第二章

前方高能预警,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

人物花式ooc,慎点。


十三岁,十八岁。

11

岁月流逝,白驹过隙。转眼间,小狼狗长到豆蔻年华,大美人也面临开荤之际。

某日,魏无羡杀鸡宰鹅,直言今夜要好好搓上一顿。蓝湛面上阴晴不定,却无多言,做饭去了。

夜半,二人吃饱喝足,各回各屋,各睡各床。一小美人寻来,言笑晏晏倚于魏无羡床前。

小美人:“想我么?”

魏无羡:“哼。”

小美人:“莫不是恼我了?”

魏无羡:“哼。”

小美人:“今晚一同秉烛夜游,同衾而卧?”

魏无羡未来得及反应,蓝湛踹门而入,怒火中烧:“哼!”

小美人见了来人,面上破为耐人寻味,尔后扑哧一笑:“不愧是豢养多年的小狼狗,当真护主。”

这话说得二人一同皱眉。大眼瞪小眼也不是个事儿,魏无羡只得好言相劝,孰知小家伙脸色一板,撂蹄子了。最后你来我往,割地赔款,可把人给劝了回去,但那同眠一夜的要求....少教主心下发愁。转头狠瞪罪魁祸首,恼道:“寻来作甚?”

小美人面不改色,眨眼无辜道:“阿婴莫不是贵人事忘,今日已到约定之期。”闻言,稍显暴躁之人忽而面色肃然,寻了竹椅坐下,阖目不语。

小美人惊疑不定,奇道:“不是吧,我的娘勒,这几年当真把你整的修身养性,再不作妖了?”

闻言,只见那人猛地暴起,趁其不备,一脚把小美人踹翻在地,咬牙切齿:“日你奶奶个腿,老子这五年装乖认怂作孙子,这谦和那懂礼,都他妈快给憋得阳痿了!我他娘的能记不得??”

地上之人被吼得动作一顿,随即爆笑出声,捶地乐得不行,边笑边道:“哈哈哈,也亏得你能憋这些个年头,咳咳...哈哈哈,不行了,笑死老子了。后来长老们于心不忍,想让我前来寻你,说此约作罢。结果我四处好找,硬是不见你半点鸟影,只得灰溜溜回去复命,还因办事不当被罚跪宗庙半日。”

听及至此,魏无羡俊脸已涨成猪肝色,不再迟疑,果断给人劈头盖脸,一顿胖揍。可以,这很薛洋。

薛洋挨了揍亦不恼,一时之间,求饶声怒骂声拳脚声爆笑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在这夜深人静,荒山野林中,显得分外渗人。

屋外,一身正气的蓝湛起身活络麻了的腿,目无表情离去。

 

12

翌日夜半,屋内二人把酒言欢。

薛洋再次把回教一事提上日程,言辞恳切:“如今教中账目混乱,生活艰辛,急需少教主回教主持大局啊!”

少教主敛目吃酒,无甚表示。

成美君尤不死心:“近年教内收了不少女教众,个个二八年华,貌美如花。”

少教主波澜不兴,再来一杯。

成美见他不为所动,咬牙赴死道:“长老们放话,只要少教主愿回教中,万事好商量。

少教主星眸一亮,却不见动作。

薛洋见他反应,心生不解,长老已答应再忍受捉弄,这人怎还磨磨蹭蹭?深思半晌,语出惊人:“你莫不是放不下那小崽子?”

少教主手上一颤,嘴上兀自强硬,嗤笑道:“荒唐。”

屋外一人,面色阴沉,全无总角之相。一墙之隔,他听得并不真切,只隐隐知晓少教主,回教几字,却也足够蓝湛拨云见日,恍然大悟了。难怪这人年少风流,不同常人,竟是自己瞎了眼,认贼作父!听罢墙根,蓝湛提脚便走,踉踉跄跄,再顾不得腿麻。

13

少年走后。

屋内二人具是耳目聪慧,又怎会不知外头有人。

薛洋心中了然,戏谑道:“哥们儿小心肝可是亮堂堂,跟明镜儿似得,糊弄谁呢你。”

魏无羡难掩落寞,怅然道:“那又如何?”

不如何,这确不是自己可插手的事。薛洋摸摸鼻子,拢过杯盏,斟满奉与少教主,无奈失笑道:“还是吃酒罢。”

14

又一夜半,蓝湛再次踹门而入,满室酒香,目眦欲裂。

只见室内,小美人香肩半露,柔若无骨伏于大美人赤裸胸膛之上,再观大美人美目半阖,轻拍小美人腰肢,端是一副活生香色之景。

蓝湛一口气直喘不上来,几欲驾鹤西去。

魏无羡堪堪酒醒,手指一勾:“小崽子,来,那日答应与你一同困觉...”

蓝湛哼唧几声,抬手把薛洋扔去泡溪水,转头扎进魏无羡怀里,继续哼哼唧唧。不知怎的,所有委屈一股脑涌上,板起脸开始数落陈年旧事,小至儿时沐浴小鸟受虐,大至你今日又要我做饭等等,不胜枚举。

也不知怎的,少教主今夜眉慈目善,悉数应下,直道日后自当补偿,这才把人劝下。

待怀中少年呼吸绵长后,那人睁开美目,面沉如水,一夜无眠。

15

翌日,二人醒后权当无事发生,薛洋也了无踪影。

蓝湛见麻烦走了,大喜,撸袖下厨,俩货又是一顿好吃。酒过半巡,魏无羡直觉浑身发热,绵软无力,难受至极。

迷糊间勉励睁眼,只见小崽子宽衣解带,露出一具精壮诱人的年轻肉体,少教主下意识舔了舔唇,艰难道:“你想干什么?”

对方面无表情吐出俩字:“干你。”少教主又被噎住了。

少年不再言语,开始动作。魏无羡本想反抗,蓦然被少年眼神惊得顿下动作。原该无忧无虑的小崽子,此刻眼内满是沉痛之色,几欲溢出眼眶,将他淹没。心登时软得不行,身随意动,一个不备便让人捆了双手,褪去衣衫。

尔后,自当是被翻红浪,共赴云雨,白日宣淫,啪啪啪啪。

16

事后,少年醒来。

察觉身上精彩,身下粘腻,一片狼藉,室内已然空无一人。他默默收拾屋内事物,那人喝水杯子,拭面布巾,贴身亵裤等等,悉数置于一包袱内。放了信号唤来暗卫,携上包袱,台脚走人,不再留恋。

17

少教主直觉那日虽初次承欢,却放浪太过,无脸见人,羞答答地跑了。

tbc

总角是八九岁至十三四岁的少年称呼,古代儿童将头发分作左右两半,在头顶各扎成一个结,形如两个羊角,故称“总角”。

如果薛洋有个正常的环境,长大后应该是个爱捉弄人的调皮鬼吧。


评论(14)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