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猪佬

跑了

忘羡 这个wifi画风不对啊 第一章

瞩目

人物花式ooc ooc ooc 慎点

5章完结,蛇精病坑。


 

八岁,十三岁。

1

晴空万里,万里无云。

一座山头,一条小道,一黄口小儿正伏趴于地上,满身脏污,盛雪白衣沾上少许鲜血,点点艳红。来人见了眼前之景,眉头一蹙,环胸深思许久,咧嘴一笑,抬手把小孩儿捡了回去。

2

两日后。

魏无羡正半倚于一竹藤摇椅,眼脸半阖,前后摇晃。忽觉屏风后人影微动,遂即出声道:“醒了?”

小儿初醒,鼻音稍重,轻哼几声,应道:“嗯。”尔后便是衣料摩挲声,凌乱脚步声,魏无羡分文未动,任小儿在室内自行整理。

一刻钟后,已然冠帽端正,一袭白衣的小儿来至他面前,弯腰作揖,虽面无表情,却也语带恳切:“多谢恩公搭救,不知该如何报答?”单刀直入,无半分拖沓。

“那便给我洗衣做饭,鞍前马后罢。”同是一袭白衣的魏无羡沉吟须臾,如是说道,全然不见羞愧之意。白衣小儿嘴角抽搐,白衣大人安之若素。

“这...”

“你一身华服,面容精致,落难于此却不见身旁有死伤护卫,想来该是与家人逃亡之际一时走散。眼下这深山野林中,内有凶猛野兽,外有豺狼虎豹,均是虎视眈眈。与其费尽心思,送羊入虎口,倒不如顺其自然在我这儿安心住下,好待你家人寻来,一同团聚。区区不才,尚有几分自保之力,同你一道,无甚不好。”话里话外,皆是好言规劝,期间尚不忘带上内力,以音为形,震落四方娇花嫩叶,好一个摧花辣手!

小儿无语至极,说到底还不是让自己乖乖给他当童工!

“名字。”轻飘飘一句。

“蓝湛。”包含屈辱意味,颇是不甘。

3

此后,蓝湛便过上了起早贪黑,勤恳如蜂的日子。

山里头并不过分艰苦,反倒有些不知时日的错觉。他下山机会不多,除了日常补给外,也就是那人嘴馋得不行,方携上他去打打牙祭。那人说自个儿叫郢魏,家道中落,所幸识得些存活之道,便寻了一山头,占山为王,不再入世。

每当魏无羡与山下小尼姑调笑,趁人心软吃几口豆腐之时,蓝湛便无语望天:一派胡言。当然,他自是不会为一逞口舌之快,驳了那人颜面,回头就该得不偿失了。

二人作伴,倒也有几分趣味儿。尤其蓝湛被气得脸色通红,张口难言时,特别好玩儿,魏无羡再次如是说道。 

4

山下人见着魏无羡均是一副恭敬不敢怠慢之样,便有登徒子觊觎其美色,也仅是远远偷窥细看瞧,鲜有骚扰之举。蓝湛咂舌称奇,面上却不动声色,暗自观察。

场景一

“郢公子来了啊,今日想吃些什么?”

“.....”

“还是老三样?”

“.....”颔首。

“好叻!这就给您做去!”

蓝湛:到底是打哪瞧出老三样....

场景二

“郢公子郢公子,真多谢你前日给老头子号脉诊治啊。”

“.....”

“应当的应当的,回头我家再酿了米酒便给你送去啊。”

“嗯。”

蓝湛:你他妈在逗我?

场景三

“郢公子,我.....”含羞带怯,意味深长。

“......”

半刻后,女子掩面大哭跑走。

“.....”

蓝湛:日了狗了,这怎看出他拒绝了??瞅他那德行,喜上眉梢,面带红光,活脱脱一久旱逢甘霖。

多次下来,蓝湛算看了个明白。小镇民风淳朴,皆以为魏无羡是一修道之人,仙风道骨,再多龌龊心思也不敢往他身上套。像谁家丢了鸡,没了酒,权当有人手脚不净,左右不是甚值钱玩意儿,一笑置之。这可苦了此刻正面无表情,一身正气蹲在墙角给魏无羡把风的小人儿。

少焉,身后一阵鸡鸣狗叫,秋风萧瑟,蓝湛心底悲凉。 

5

 戌时,木屋外,火架子上烤着一只皮酥流油的肥鸡。 

魏无羡翘脚倚于一旁,面容可掬,时不时使劲吸几下鼻子,闻闻那香味儿解馋,聊胜于无。

尚不忘指手画脚:“翻面,翻面!那涂上蜜糖,不对,不是那儿。是那儿啊!傻不傻!”

 小蓝湛面黑如锅,专心致志,烤鸡! 

6

一番折腾之下,两人终于吃上野食。魏无羡仍唧唧歪歪:“就说你手艺不行,瞅这,还未熟透呢;看那,黑不溜秋给谁吃呀,喂狗也不稀得啃,哼。”

 小蓝湛瞪圆了大眼,未张开的五官皱成一团,活像个小老头,凶巴巴地盯着魏无羡。 

那人登时被鲜美鸡肉噎了,好一顿呛咳。蓝湛悠悠看了许久,方才伸出小手给人拍背顺气。

少年满血复活后又开始絮絮叨叨:“你这可怨不得我。管吃管住还不收钱,天掉馅饼也断没这道理,你总得出些力气,权当补贴家用....吧啦....吧啦.....”后头的话,蓝湛再没进耳,自打家中遇袭,父母双亡,叔父兄长携他一同仓皇出逃后,家这一字,便无了概念。

孰料,歪打正着,魏无羡又给了他添砖加瓦,补了一笑料百出,又温馨无比的避风之处。

这...姑且也称得上是家了吧?

7

翌日,晨光熹微。

一人手持木剑,屏气凝神,清风吹拂,还够得上一番道骨仙风。不知为何,忽而顽心大发,以掌为盘,五指旋握,挽了个漂亮剑花。并非别致之举,却在那副皮相下起了生气,使得原本十分困顿,正欲梳洗的小蓝湛一个激灵,挪不动道了。
倏而,木剑直出,势如破竹,手腕一周小回旋,剑走蜻蛉来了个出其不意。身随意动,只见其继而下盘斜划,以左为重,出右画圆,腰身反下间猛然一鲤鱼打挺,身形灵动,手中木龙直冲云霄。戋戋木剑,时而游龙穿梭,薄如蝉翼,时而风驰电骋,迅猛如虎。
飞絮落叶间,一袭白衣舞弄清影,端得是一副百卉几欲迷人眼,不与群芳斗争艳的清峻之景。蓝湛并非赤脚孩提,不谙世事。往日,兄长习武身段也是瞧了许多回,可断无这般梦魂颠倒,心生向往。
“啪!”一个爆栗落于额上,使他吃痛的紧,蓦然回神。

只见那少年意气风发,星眸微闪,满脸戏谑:“如何,是不是觉得哥哥俊得很呐。”

蓝湛顿时冷面以对,绝口不提先前之感,良久良久,方别扭道:“还好。”

魏无羡闻言一愣,尔后捧腹大笑,暗搓搓躲屋内乐呵去了。只余小孩一人风中凌乱,这人果真乃一欺世盗名之徒!

8

其实说来,魏无羡亦十分无奈,每每忆起往往昔,心中郁卒。

他本是一个大口喝酒,大块吃肉,不爽骂人,爽了叫床的云梦铁血汉子。孰知,一朝落败,便成了现在这么个月下君子,谦逊有礼,放个屁也得在腹中绕上三圈,荡气回肠方可出来的,娘娘腔,真他娘憋屈。

回顾旧时,事情,是这样的。

他本为魔教教主之子,自小同一玩伴放养玩乐,野惯了。儿时活泼爱闹,常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例如。

在长老入睡后,脱其衣物,将玉势至于起臀下,顺势在肉蛋上抹些风精油,第二日便....心照不宣。

或是将长老乙和病前胸贴后背捆起,灌下春药,尔后...不可描述。

教众对二人可谓是又爱又怕,多大的小不点儿怎就如此能折腾,他爹索性眼不见为净,偕了他娘云游去也。直接给他扔了个少教主之位,打那后,魔教再无安宁之日。

直至,长老们终是受不住了,当下摩拳擦掌,与他那小玩伴狼狈为奸,给他下套。可想而知,少教主便在毫无戒心之下阴沟翻船,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那日二人来了一场豪赌,事后想起,真是蠢到跌份儿。旧时为防哥们儿感情生变,便缺心眼儿来了一君子之约。

言道,男子汉大丈夫,应当愿赌服输,一同击掌盟誓,按手画押。

尔后,那日豪赌,无意外输得裤子也不剩。还被逼得再画了一份押。白纸黑字写道,魏无羡须得成为一个端方雅正,言辞谨慎,各方赞誉的名士,为期五年,期间不得有丝毫出格之举。看罢,少教主内心只一想法,老天弃我!

于常人而言,这并非一过分刁难的赌注。不过是稍加收敛,待期限过了便好。可魏无羡是一个完全绷不住白道大侠那身皮的人,每每略微逗弄便破功失笑,尔后就是接踵而至的惩罚,魔教众人悉数将以往他那些个“玩笑”一一回敬,分厘不差!魏无羡如遭雷劈,贼老天又弃我!

如此这般下来,他索性躲于深山老林中,谁也寻不着,谁也找不见。那帮孙子无法可施了,小日子才消停不少。

其实说来,总归是少教主作孽太多,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啊!

9

关于少教主赌输的,乃是国粹之一,马吊!

那日,他初生牛犊不惧虎,一人对阵三个老油条。结果搓麻期间,对头三人铿锵一气,让自己连连惨败,欲哭无泪,最后当真是输得裤子都被脱了。

少教主直言,委屈,但我不说!

10

忘了提,少教主说,装逼不如搓麻,不如搓麻。

tbc

郢,是楚国都城,在湖北江陵附近,大概也在云梦境内。 

匆匆忙忙摸完鱼,有手癌请多包涵。

评论(10)

热度(157)

  1. 淡🍁语-苗杀猪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