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猪佬

跑了

忘羡 为什么wifi不在服务区 第十章

蓝曦臣如遭雷劈,错愕道:“阿瑶,你这话是何意?”
金光瑶但笑不语,水汪双目直面于他。
蓝大心下不安,挥去阻拦,直冲上前,一手抄起金光瑶衣领,咬牙切齿道:“你到底所谓何意?”
敛芳尊抚慰下见状几欲爆起的聂明玦,恰见对方眼目浑浊褪去,逐渐清明,笑意更深。眼看也无计可施,索性弃了挣扎,袍角一撩,双膝一屈,席地而坐,安之若素。他眼观四路,见并无威胁,便回眸再度对上这已无半分温文尔雅气息之人,悠悠道:“此话自当事出有因,二哥莫气恼,且听阿瑶缓缓道来。”蓝曦臣神色松动,手上却不减力道。
见他不卸手劲,地上之人亦不恼,就着那古怪姿势阐述:“那日,各位寻至观音庙堂之时,我已直觉此劫难逃,即便侥幸逃脱,可那悠悠之口,岂能尽封,倒不如...置之死地而后生。”
蓝忘机瞳孔一缩,与魏无羡相对而视,方道:“敛芳尊其意以为,那日你乃故意束手就擒?”
金光瑶轻飘飘点了头,而殿中知情之人一如方才蓝曦臣,如遭雷劈,一副白日见鬼的模样。再观蓝大,薄唇微张,双目瞪大,赫然是难以置信。
金光瑶目不斜视续道:“若在下死讯由各家传递,世人定当深信不疑,那自可省去我不少麻烦。”至于甚麻烦,当是那些个寻仇的。“更逞论,封棺后便只余我同大哥二人了。我本欲待回魂,再寻去大哥,孰知醒后,便收了这么个好事。”话落,只见他神色痴迷望向那已然神魂悉数归位的赤锋尊。
聂明玦言简意赅:“嗯。”
合着你死一遭不过是为了同好兄弟试上一试那棺震??!魏无羡内心哀嚎,无语至极。
蓝曦臣听罢,失神低喃:“可那日...你同我说的那些话...那些话..仅是为了哄骗我好完成你那劳什子计划?”真情流露之际,几近咆哮。
金光瑶默然不语,许久方叹道:“二哥,那日之事,我确是扪参历井,九死一生。若你不为所动,所谓计划亦不过是付诸东流,徒劳无功罢。”
魏无羡听及至此,却十分疑惑,皱眉道:“短短数言,哪怕加之敛芳尊棺前相救,也断不至于诱出心魔。”
金光瑶踌躇几下:“当年,云深不知处遇袭,二哥携书仓皇出逃,我俩恰逢相遇,便同住了一段时日。”他抬手揉了揉眉心,续言:“那时我常于二哥寝室内点燃一类熏香,那香于人体并无害处,只是闻得久了容易心浮气躁,欲望难平。本是另有用处,结果二哥没几日得了消息,先行离去,由此搁置了下来。兼之我习琴时已于音律间融入乱魄抄,二哥权当我偶有错漏,不曾上心。如此以来....”接下的话,你我心知肚明。
言尽于此,众人不得不服敛芳尊的步步为营,真可谓是心思缜密,滴水不漏。
魏无羡直欲不透的地方,此番经敛芳尊解释,可算拨云见日,豁然开朗。他有感而发:“果真是孤注一掷,置之死地而后生。若仅这些个原因,要驱使蓝大开棺起尸,只怕荒唐。可误打误撞,他闭关修习时,竟走火入魔,当真老天助也,在下佩服。”
其实说来,敛芳尊有几成把握使得蓝曦臣因他思虑过重,诱发心魔,外人已均不得而知。
思及至此,魏无羡颇为同情向那失魂落魄之人瞧去。他一心为人,孰料那人心之所向却非君。一子错,满盘皆落索,蓝曦臣开头便走错了倒,却又怨不得他,终归为人所驱使,当真是憋屈。
金光瑶斟酌许久,再道:“二哥,确是阿瑶对不住你。然你于我那心思,并非如此,说来不过是万事堆砌,顺水推舟罢了”可到底是情真意切,亦或一时糊涂,再非谁三言两语能说清道明了。

“且慢,魏婴的身体。”蓝忘机适时打断。

金光瑶眨眨眼,戏谑道:“原来含光君并非世人皆道那般无欲无求啊。”含光君一脸耿直,面不改色。

“魏公子并无大碍,回头自二哥寝室一方案上拿了那方子,每日药浴即可。”
至此,众人方才了然,这魏无羡体内的药毒乃自金光瑶之手。
老祖顿时按耐不住:“你如何得知我定会同含光君行房?”顷刻,咳嗽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在下亦为凡人,怎可料事如神,这莫玄羽本是送与他人之舞,孰料那人无福消受,先行驾鹤西去。而魏公子与含光君这厢亦水到成渠,情到浓处,在下必是乐见其成,左右仍讨着便宜。”
魏无羡满头黑线,这般想来,莫玄羽怕是准备送与他老子,金光善的罢,敛芳尊当真心思毒辣,不可小觑。

事到如今,万事自该尘埃落定,怎奈,变故再起。
聂怀桑案剑瞋目,趁人不备,挟去心神皆乱的蓝大,打了大伙一个措手不及。
“各位若想泽芜君毫发无损,切莫乱动的好。”闻言,殿内几人皆面色一沉。
“大哥,快走!”被点名的凶尸目无表情望向他,久久方道:“怀桑,放下二弟。”
聂怀桑面露惊诧,手上一顿,电光火石间,蓝忘机夺过那剑,魏无羡抢去那人,一切如行云流水,配合无间,临了二人还不忘目成心许一番。
蓝启仁赶忙拉过侄子,好生查看。
聂二见大势已去,无可奈何,忿怒叫道:“大哥!”
聂明玦松了手劲,让金光瑶待于一旁,径自走至聂二眉睫之内,如儿时夸赞小弟那般拍了拍他手臂,温言规劝:“如今已非射日之征,太平盛世,聂氏需的乃是一守成之主,汝之才智,当可担此重任。”聂大一贯言简意赅,直把聂怀桑劝得眼眶发热,内心澎湃。


此后。

聂二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圣贤书,当即回家重振旗鼓,好生经营,清河聂氏风头盛极一时。

敛芳尊直言心中再无怨气,仅愿同大哥一道游历名川圣水,只羡鸳鸯不羡仙,赤锋尊在一旁点头称是。老祖大度,横竖自己尚有一驭之力,便大手一挥放了二尸离去。

蓝大事后更为郁郁寡欢,蓝启仁只得带他回云深不知处安养调息。

而忘羡。
“二哥哥!咱们今日在小苹果背上来一回吧!”
“嗯。”含光君经一事长一智,与爱人及时行乐方为上策,再不言魏无羡不知羞了,对于含光君这般上道,老祖表示,少了许多闺房之乐。
end
是不是he!是不是!是不是!
靴靴你们看完我这个有毒的脑洞,接下来大概会有小甜饼番外吧.....
耐你们!木木哒! 

最后,对不住,我是个聂瑶党(´•ω•`๑)

评论(28)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