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猪佬

跑了

忘羡 为什么wifi不在服务区 第七章

ooc ooc ooc说三遍,真会有 


人设是原作者的 ooc是我的



月黑风高杀人夜,某座山下。
一人影立于那口被打了七十二桃木丁,封下九重禁忌的实木棺前,插腰歪头,面沉如水,思考人生。
如何开棺,确是一须深思的问题。秋风萧瑟,夜凉如水,魏婴怅然。


也不怪乎他惆怅满怀。毕竟独身一人,千辛万苦,爬山涉水,躲过看守,平安至于棺面前可谓艰辛不已。遂见又得卖苦力,以手掩面,仰头长叹,天也,你错勘贤愚妄作天。气势汹汹,指天骂地,与其誓不两立。好罢,完事仍需干活。
何以夷陵老祖独自来此,连个苦力也不捎带,乃另有隐情。
本来,挖坟一事魏无羡不作他选,必须是那同他多年,劳苦功高的温宁。当即拔笛吹奏,少焉,人影立现。
来人目无表情,鬼气森然,满盛死气的眼珠子却透了几分温和。他弯腰作揖,温声唤道:“公子。”
召唤之人目不转睛,上下打量人好一番,方才满意笑开,左拍右打温宁,朗声笑道:“看来伙食不错,结实不少啦”
温宁面容可掬:“公子见笑了,不知夜半唤我是有何要事?”
谈及至此,魏无羡敛下笑意,满目肃然:“想让你同我一道挖坟去。”
温宁噗嗤一笑,魏无羡无语之至,解释道:“这关乎于你公子人生大事,十分紧要,也就这几日了。”
意料之外,温宁面露难色,嗫嚅几下,适才道:“过几日阿苑与几位小公子须得外出夜猎,直言是蓝家主交下要务,视作考察,极为重视。我放心不下,打算一同前往。”
魏无羡扶额叹气,生无可恋。罢了罢了,不就自己动一回手,权当为了二哥哥。说来,其实也确是为了蓝忘机。如此这般,平日里挖坟只带鬼将军的夷陵老祖,此行得自行动手,当真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世态炎凉啊。
挥去温宁,他转念一想,莫不是还有个二愣子吗。可那还真就一二愣子,让他陪自己开一次棺尚且可行,再来第二回,就不知紫电是否已然备好,时刻将来一顿好抽,魏无羡捂脸。
思前想后,直觉靠人不如靠己,于是扛了家伙,哼哧哼哧爬山去。
其实于那棺木前,老祖并非思考人生,不过是累着了,急需停下歇息歇息。
魏无羡不止一次叹息:“挖坟是个技术活儿。”待歇好了,只得再抄起家伙,哼哧哼哧开工苦命去也。

折腾许久,悉数破去各类禁忌法阵,盖棺板木有了松动。魏无羡喜上眉梢,手上不忘使力,未几,木板应声而开,摔至地面,棺中事物一目了然。
魏无羡定睛一看,手一松动,家伙啷当摔地上了。棺内两具凶尸,让他不忍直视,内心哀嚎。
世人皆道,那赤锋尊欲把金光瑶拆皮卸骨,方得一解蚀骨恨意,孰知盖上棺木,遮蔽人心,其中竟是这番光景。
那日庙宇之内,被聂明玦一手直断头骨,含恨而终的金光瑶,眼下尸身除却这一致命伤与左手断支外,再无半点伤痕。
他此时仰卧于聂明玦尸身之上,面容平静,阖上双眸,臂膀皆泛青黑色,交叠置于腹前,或肉眼不及之处,那些个皮肉也该是这颜色。而他细瘦双臂上,一双铁臂以与之无二的姿势摆着,看似安放,实则紧扣,禁锢那早死了个透彻的敛芳尊。
反观铁臂主人,被作了垫子也不恼,俊朗面庞恰好搁于金光瑶头上,仿如情人嬉闹,下颌抵至身上凶尸的发丝,神色一如金光瑶,闲适安详。两具应当怨念深重,致死纠缠的凶尸,如今风平浪静,波澜不兴。二人死后,反得了生前几近妄想之景。
魏无羡暗叹世界玄幻,老天欺我!
他本已做好开棺对上含冤抱恨的凶尸,九死一生。孰知,居然他妈啥都没发生,吓死个人了。
尽管眼下两厢无事,他仍不敢轻敌。当即以血为引,凝神聚气,在金光瑶身上画下符咒,用以抑制,以防起尸。
遂后使出吃奶儿劲掰开那双铁臂,欲抄起金光瑶放置一旁。
哪知聂明玦倏然睁开双目,一双眼白正正对上魏无羡,满脸凶煞之气,吓得他倒吸一口凉气,止了动作。
好一阵子,聂明玦依旧那副眼白突出之样,并无下文,魏无羡不欲再候,继续手上之事。
完事后,回头细瞧,好兄弟如同先前,一张死人脸,此才真真放宽了心。
魏无羡当下无人可搭把手,只得认了,硬起头皮搬运聂大,口中念念有词:“好兄弟,我与蓝忘机好歹把你给拼齐活了,且借你用上一用吧。”


至于为何弃敛芳尊而择赤峰尊,优胜劣汰,身高硬伤啊,夷陵老祖如是说道。他无法想象蓝忘机回魂后,自己对上一具比莫玄羽还矮了几分的凶尸腻歪,那可谓是一个目不忍视,惨不忍睹。


一切就定,魏无羡闭目凝神,正欲开始招魂。却突地察觉有一灵体靠近此地,灵气逼人,神魂不全。
他无奈张目,欲观是哪个不长眼的来坏事,蓝忘机赫然现于眼前!


魏无羡只觉世界更玄幻,老天又欺我!


蓝忘机面色焦虑,并无多言,只急促道:“快走。”
“什么?”魏无羡未待问个清楚明白,蓝忘机那一缕残魂蓦然被暗处飞来一石子击散,了无踪影。魏无羡随即暴起,吹胡子瞪眼,合着不是你磅家儿你不心疼,气死老祖。


身后来人,闲庭信步,缓缓而至。


老祖只觉身心疲惫,满腔怒火:“不知怀桑兄来此有何贵干?”


转身直面,来人果真是聂家现任家主,好兄弟那好兄弟,聂二聂怀桑。聂家主喜眉笑眼,毫无事迹败露之愧。
“魏兄别来无恙,怀桑此番实乃迫不得已,有事相求啊。”话语情真意切。
魏无羡嘴角抽搐,真当我傻了不成,挑眉简言:“何事。”
聂怀桑负手而立,意味深长道:“含光君才情过人,心怀苍生,不论事大事小,逢乱闭出,端的是一方名士。”怒火攻心之人一听一点头,那是,也不看是谁家人。尔后聂二话锋一转:“可惜可惜,含光君断是不会为清河聂氏所用。以往,大哥安在,聂家何其辉耀,孰料他遭了金光瑶的道,爆体而亡,家主之位便落于我头上。”叹气几许,复道:“怀桑不才,文韬武略皆不及大哥,为了聂氏,只得想法子且让大哥再活一回,好光耀门庭。”
一番话噎得魏无羡无言以对,当真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你一兄控还找甚冠冕堂皇之理,日了茉莉妃妃了。
哪怕内心无语至极,老祖面上依旧高深莫测,顺带解了个惑:“禁书室那本手抄录是你放的罢,姑苏蓝氏,端雅仙家,虽是涉猎之广,包罗万象,可也断不会收些旁门左道于禁书室里内。”他眯眼复尔:“想来,似极蓝湛手笔那纸条,也该出自你手了?”
聂二但笑不语,许久方道:“魏兄当真心思细腻,可有些事,倒是冤枉于我了。那笔迹,实非出自我手,乃另有其人。”
魏无羡惊诧:“那是谁?”
“是我。”暗处走出一人,笑容可掬,如沐春风,蓝家宗主,蓝曦臣。
老祖深觉,世界太他妈玄幻,老天欺人太甚!


tbc
黑化蓝大上线辣,滴滴滴!摸完这一章,突然觉得可以收尾了。



评论(31)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