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猪佬

跑了

忘羡 为什么wifi不在服务区 第六章

蓝湛死后八日。

雄鸡司晨,塌上之人骤然睁目,弹坐而起,茫然四顾。

半梦半醒间,昨夜之事连同梦里南柯,刹那涌入脑海,头疼欲裂,纵使努力回想,招魂失败后之事仍毫无记忆,当下心生不安。魏无羡忙不迭起身,跌跌撞撞奔向门口,正欲去寻江澄。

猛然警觉案上多了些物什,返至桌前,拾起纸张,定睛一看,登时大骇,纸上正是那蓝湛笔墨,横钩竖画,苍劲有力。

“莫不是..那并非镜花水月,当真是蓝湛魂魄夜半入梦,呜呼怪哉!”他盘膝坐下,背倚书案,陷入沉思。

禁书室,禁书之室,不外乎是他俩曾翻查书籍的小黑屋。可该如何偷溜进去呢?魏无羡噘嘴,二哥哥你倒真晓得为难媳妇。
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倏然脱口而出:“蓝大啊!我咋愈发憨了,定是这几日与江澄一路多了,脑子也不灵活罢。”那厢,两人喷嚏连连。


厚实木门被强劲自外拂开,室中谈话一顿,二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望向发声之处。
只见魏无羡气喘吁吁道:“蓝兄我...”,待他勉力平心静气,辨出眼下情景时,也呆若木鸡。三人就这么相对无言,静默数秒。
屋主身侧,清河聂氏当家之主,聂怀桑干笑几声,嗫嚅道:“魏兄...许久不见,近日可好?”
魏无羡目不斜视,哼唧一声。聂家主抖了个激灵,缄口不言。

说来,道也怪不得老祖这般脸色。他与蓝忘机唯一失手的夜猎,使得蓝忘机死亡的夜猎,终是有些归咎于这聂家主。那日,他俩二人刚巧在场,听闻有此一事,含光君逢乱闭出,夷陵老祖见猎心喜,便一同携手前往。孰知,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祸福之旦夕,蓝忘机就这么折了。好罢,魏无羡晓得,乱扣帽子不甚厚道,但真难以自控。

自金光瑶一事后,魏无羡自然而然对聂二存了个心眼儿。那次夜猎,虽各方说来均觉疑云重重,可他二人联手,断未有一次是失了准头,总归带了几分侥幸,几分自信,去了。哪怕缺胳膊少腿,也比那生离死别强啊,还得梦中相见,他俩怎就这般苦呢,二哥哥天天一诺也还尚未兑现。如此想来,无可避免思及旧事,悲从中来,想出了神。
“魏兄,魏兄。”倏然回魂,眼前又是一问三不知的脸。“真有些讨人嫌。”魏无羡嘟嘟囔囔。
聂怀桑茫然问道:“魏兄在说些什么?”撇嘴无语:“没有。”
聂二不甚在意笑了笑,起身拜别:“那我先行一步,不妨碍二位详谈了。”语毕,憨厚无辜面容上,某些情绪一闪而过,旋即无踪可寻,仅意味深长看了魏无羡一眼,走罢。


蓝曦臣送至门外,遂谨慎合上木门,转而望向魏无羡,忧心忡忡:“魏公子昨夜歇息如何?”魏无羡正待提及的话被怼了回去,蹙眉深思昨夜一梦,满足又怅然:“尚可。”

蓝大哥见他确实面色无恙,也安了心,不便多言招魂之事。好在魏无羡心下有了计较,快人快语:“不知蓝兄可否携我前往那禁书室。”

对面之人闻言,兀地一愣,沉吟半晌,方才开口:“这又是何意?”

魏无羡稍稍修饰,告知对方昨夜梦中奇遇与书案那纸条之事。蓝曦臣听后,似笑非笑,并不多言,只答应可再助他一回,行个方便。

收了满意答复,魏无羡眉开眼笑拜别,只道午后兔子堆见。

蓝曦臣满脸无奈,连连称是。毕竟摊上这弟媳,操心大发了。

魏无羡心中嘀咕,总还有路可行,蓝湛醒来,也该夸上自己一两句罢。这般,神色又带了些喜不自胜,自然不觉蓝曦臣自他身后,神色复杂。

魏无羡闯入前几秒。

“叔父日前提及,忘机体内确有化丹迹象...”

“二哥且放宽心,事后必有药解。”

 

午后,蓝曦臣依约而至。

老祖正眯眼卧于小兔子中,怡然惬意。蓝大哭笑不得,唤了句:“魏公子。”

那人当即一跃而起,利落拍净身上杂物,急道:“我醒着呢。”

“在下晓得。”蓝大颔首,继而疑惑道:“为何在此处歇下?”魏无羡吃吃笑了几声,低声道:“闲时忆起思追儿时被种于此处,也不知那小子该作何感,思来想去,索性亲身体会一把。”

蓝曦臣仰天长叹,无语至极。如此这般,二人一路,谈天说地,也不觉无聊,半柱香功夫便到寒室门前,入了室内。

老祖正疑惑为何无守门弟子,蓝宗主再次十分上道:“门生皆被支走,魏公子有一炷香功夫可自行查阅。”

魏无羡发自内心道:“多谢蓝兄,改日定当请你吃饭喝酒。”蓝曦臣并未像胞弟般扫兴提及禁酒,含笑应下,出了门去。

 

寒室只余魏婴一人,他轻车熟路掀了地毯,揭起木板,下至禁书室。

室内一如既往,一方小案,一盏烛火。他手执灯盏,按了架上分门别类,细心察看约莫半柱香,终在夹层中寻得一本手抄录。册上并无命名,纸张陈旧,若非周密之人,万难发现。

翻开书页,字体大多为金文,可见年代久远,某些更甚为甲骨文,不精于此道者,读来确有几分艰涩。

魏无羡反无困扰,只见这人目光炯炯,兴致勃勃,如获至宝。

让他豁然开朗那页内容,大致如此,若神魂逸散,不得门入,须得一具怨念深重凶尸为器皿,那难以凝聚的魂魄方能强行集聚,入体,此法约莫可维持一月之久。

这于蓝魏二人来说,虽为偏方,但眼下之境,已是不可多得的良策,魏无羡迫不及待记下书中要点。

蓦地,木板上传来石子敲击之声,魏无羡悚然一惊,心底大呼不易,这一炷香未到,怎人来得如此之快,亏得蓝大还记着提点我。

当即不再留恋,物归原处,出了禁书室,闪身藏于书架后。

门外,只听得聂怀桑声音响起,正与蓝启仁于室前寒暄几句,唠唠家常。

魏无羡心下疑云再生,却不敢逗留,只得跳窗跑路。

tbc

可怜wifi每天都在翻墙跳窗中度过,熏疼。聂二也上线辣!写到这大概过了三分一剧情吧,作为一个每天只晓得摸个小脑洞的杀猪佬,这次脑洞真的写得rio痛苦QAQ浪回来,应该可以开始天天辣。

你们多留留言陪窝唠唠嗑吧QAQ每日摸鱼(1/1)

评论(28)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