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猪佬

跑了

忘羡 为什么wifi不在服务区 第五章

静室内,丑时。

江澄把人一肩扛回,甩至榻上,扬长而去。如此想来,江澄与狗对愁眠,实属写实之作。这么个呆头呆脑,毫无温情可言的二愣子,谁家公子姑娘愿同他。便是那虞夫人,总归也有三分柔情。  
反观被粗暴对待之人,当下正于软塌酣眠,只是眉头颦蹙,极为不安。 
 
 
夜半思君入梦来。 
 魏无羡半梦半醒间,察觉浑身绵软,眼皮沉重,头脑混沌,人如悬若半空。少顷,一道耳熟能详的嗓音传来,让他打了个机灵,顿时神思清明。

那人温声低语唤道:“魏婴,魏婴。“

他勉力张目,一片光亮刺目,杂声渐厚,直至景色清晰可见。眼下光景,饶是一贯嬉皮笑脸,一笑置之的夷陵老祖,也不能好了。 

他正立于一叶扁舟,顺水而下,凉风送爽。两岸人声吵杂,戏耍声,叫卖声,笑闹声混成一道,车水马龙,分外热闹。

繁华之景,有甚可大惊小怪,又哪不能好了?

船上人惊的不过是手心里那枇杷,怪的不过是一旁船上江澄的公鸭嗓,不能好的不过是对面那披麻戴孝,难得嘴含笑意之人,蓝忘机! 

“这太他妈好了....”魏无羡失神低喃,贪婪以目轻薄于那名门仙士,高岭之草。

蓝忘机眉舒目展,举手贴近魏无羡面颊:“我认同。”于是乎,两人来了套发于情,止于礼,仅用双目剥光对方。

须臾,魏无羡如梦初醒,使脚跺了跺船木,一爪掐上自己,怪叫道:“疼啊!”蓝忘机观他如垂髫稚子,笑意更深,真真有那你在闹,我便笑的意味。抬手止了大小孩动作:“别闹。” 

魏无羡不干了,又不敢明面驳回。便打住自虐之举,转向含光君,上下其手,左右开弓,嘴上不饶人:“二哥哥,你怎这般好呢。是不是心疼羡羡呀,那我不掐自己啦,摸摸你更安心。”蓝忘机敛下笑意,却无阻挠之意,真可谓口嫌体正直。

二人好一番折腾,魏无羡突地忆起手上还有个枇杷。坏笑递了去:“好哥哥,这次你可别再拒人千里。”蓝忘机面沉如水,接下果子,慢条斯理剥皮,细嚼慢咽。

魏无羡甚觉含光君正以一枇杷诱惑自己,有些不甘,嘟嘟囔囔:“早知就不给了,自己吃了好。”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

话落,一张带了果香的软唇紧贴而至,酸甜果肉顺着那灵舌入他口中,果汁吞咽不及,沿了那细白颈项蜿蜒而下,唇齿相缠,方寸不让。魏无羡心智糊成一坨屎,心底夸赞,香甜可口,好吃,不亏!就不晓得夸的是那枇杷,亦或是那薄唇。 

亲舔咀咬好一会儿,二人均是气喘吁吁,适才停下。额抵额,眼对眼,一分也不想从爱人身上移开。

蓝忘机望着那嫣红面颊,含春水眸,莹白耳垂,呼吸更急促,一口含住那小巧耳珠,吮吸啃咬。魏无羡膛目结舌,面红滴血,心中暗叹,二哥哥真是越发上道。

两人似还能听闻几尺之外,另一船上,少时江澄正骂骂咧咧,而蓝曦臣语带笑意,出言安抚。

蓝湛当机立断,抬臂弯腰,抄起腿软爱人,进了船舱。

 

船内光景一如既往。

待魏无羡得回主权,歇息一番后,老脸暗红,又按耐不住,出言调戏:“二哥哥好威武,夷陵老祖又落败啦。”

那人一声不吭,魏无羡困惑抬首,只见蓝忘机正目色温柔地注视他。那刻,会心一击。他再说不得任何荤话,不甚自在撇过头去。

蓝忘机满意收回视线,闭目静心,拥紧怀中爱人。

魏无羡寻了个舒服姿势,手上把玩一缕蓝忘机的发,惬意不已。 

一时之间,两厢不语,无声胜有声。

 

 
直至夜色褪去,天际泛白。

魏无羡蓦然发声:“我要如何,方能寻回你。”

蓝忘机顿时脸色一变,欲言又止。似将脱口而出,又吞入肚内,胎死腹中。

魏无羡即便心急如焚,面上装了一副平心静气,波澜不兴。

蓝忘机纠结几回,终是无法,艰难道:“禁书室。”语罢,仿佛心有所感,猛地低头,对好准头,一吻封缄。 

魏无羡纵有再多疑问,也让这人这唇搅得一塌糊涂,不知今夕何夕。

或是蓝忘机第一次吻得如此生猛,宛若想把他整个吞噬殆尽,一点不留。 

随后,一吻,梦醒。

静室外,某道人影,停驻半晌,悄然离去。 
 

 

天明,一纸条静置于书案,上头写道,凶尸为皿,或可一试。禁书之室,自有分晓。赫然是蓝忘机的笔迹!

 

tbc

 港真,甜吗! 

 忘了说辣,这是之前一个脑洞加进去的_(:з)∠)_船头那端,还剩个洞中光景 看神马时候有机会也写了。特别喜欢lofter这个可以随时改文的功能,适合我这种鱼记忆的人。

评论(20)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