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猪佬

跑了

忘羡 为什么wifi不在服务区 第四章


夜阑人静,亥时,蓝曦臣寝室内。


三人盘膝分坐于一圆桌,一面容和煦,一安如磐石,一喜上眉梢。

静坐许久,皆尴尬无言,大眼瞪小眼。终是蓝曦臣败下阵来,寡不敌众:“不知二位夜深前来,所谓何事?”

深夜为贼的二人挤眉弄眼,好一番你来我往,最后江澄虎目一瞪,拍案定板。魏无羡只得认怂,干咳几声,单刀直入:“泽芜君,魏婴有一事相求。”

话落,蓝曦臣霎时愁眉苦脸,以手掩面。魏无羡和江澄见其神色有异,顿时面面相觑,疑云渐生。

他这是何意?江澄目瞪。
我哪晓得。魏无羡撇嘴。 须臾,蓝曦臣突地抬首,大喝一声:“好!”
身旁二人俱是一惊,这便成了?! 江澄见蓝曦臣面如菜色,心生同情,出言相劝:“蓝宗主,这相求之事你尚且不知,贸然答应....”后半句被魏无羡瞪回腹中。
蓝曦臣叹气苦笑:“魏公子来意,在下妄加揣测,或能猜得六七分,哪怕他言不及义,大概,也无非为了忘机。而能在头七当日寻来,曦臣除招魂一事外,不作他想。” 魏无羡眉开眼笑,不愧为同胞兄弟,单就智商而言,便十分上道。哪像身旁这二傻子,蠢不拉几,合该与狗对愁眠。江澄觉着鼻子有些痒了。
腹中絮叨,面上正经,夷陵老祖无比自然接过话茬:“所谓术业有专攻,招魂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蓝曦臣了然于胸,谨慎起见,仍是问道:“魏公子是想让我拖延叔父,好方便二位行事?”
此话一出,对头四目闪亮,只差未摇摆起那两根莫须有的大狗尾巴。

蓝曦臣莞尔,似乎有些明白何以忘机这般钟爱魏无羡。思及至此,他凝视弟媳,有些出神。
夷陵老祖正聚精会神考虑那招魂大事,突闻耳中一传音,饱含戏谑:“这蓝大目不转睛瞅着你,眼珠子都快掉啦,难不成看上你了?”
魏无羡当即赏他一巴掌。 蓝曦臣听了声响,回过神来,歉意笑道:“适才触景生情,是我唐突了,望二位海涵。不过有些事,还想道与魏公子听上一听。”
魏无羡瞧出异样,好奇不已:“泽芜君言重,魏婴自当愿闻其详。”
“如今的你...让我想起了忘机。”此话一出,江魏二人怔愣片刻。“魏公子身死魂消后,他也曾这般前来,苦苦请求我与他一道,寻你踪影。只因问灵许久仍无所得,他归咎于琴艺不精所致。孰知,便有那裂冰相和,也无法得知你的下落。忘机那时,面如死灰,哀哀欲绝,我这旁人见了,也是万分心疼。”唏嘘几声,他接着道:“所幸魏公子实为有心人,不枉忘机一片赤诚。” 蓝曦臣言语真挚,听得魏无羡心下酸涩难耐。
人活两世,不易;得一人倾心相待,何其有幸。那样温暖的一人,如何舍得放他离去,让他独身涉过冰冷忘川,咽下汤水,忘却前尘,每每想及此处,只觉心痛如绞。
上穷碧落下黄泉,谁也不能妄图带走蓝忘机。蓝湛是他的,都是他的,生同衾,死同穴。
三人寒暄几句,蓝曦臣便晓得魏无羡心思已不在此道,眼含深意,识趣话别。临别前仅细细嘱咐二人,万不可冲动行事。


事前,两人一再清点物什数目,说白了江澄也就是打打下手。
他见魏无羡兢兢业业,无可奈何,果断大步流星至人后背,吧唧一声把他给扇趴下了。 魏无羡麻溜爬起,咬牙切齿:“你他娘的干啥啊?!” 江澄一面淡然:“瞅你那德行我膈应。” 魏无羡掩面不语,自己当初是寿星公上吊,活腻歪罢,居然找了这二货,可谓自找苦吃,白添麻烦。
想罢,又觉不服气,扑上前去抓了江澄一阵好打。少顷,俩大小孩儿便闹了起来。魏无羡心知肚明,江澄一向如此分散其注意力,江澄也晓得魏无羡早已看透这套路。
套路玩得神,谁把谁当真。
如此下来,二人反倒心照不宣,狼狈为奸,十分愉快。

子时,天黑如墨,伸手不见五指。
这时辰,是为偷鸡摸狗的上上之选。本该心虚不已,低调行事的云梦双杰,竟大摇大摆,抄了家伙,直奔蓝忘机而去。 再入冥殿,光景与白日无二。
两人手脚利落除去杂物,在堂内空出一方地。魏无羡按照记忆,雷厉风行画好了阵法,摆上物什。
事事就绪后,他当机立断,一臂抄起棺内美人,置于阵法之中。此时的蓝忘机,倒真像宁肯长眠不愿醒的美人,只待那谁一吻,换来美人羽睫扑棱,睁开双目。 魏无羡稳若泰山坐于阵外,平心静气,开始念咒。
江澄自觉去了外头守门看护,毕竟招魂一事,他实乃一门外汉。本还指望当个苦力,孰料魏无羡早早挽了袖子,说上就上,要抱便抱,哪有他出彩的余地。好罢,还是干些实事方为上策。
在江澄胡思乱想,叽叽歪歪时,魏无羡那头已就绪妥当。
他端坐一方,手置胸前,抓握成型,口中念念有词,聚气凝神,静候那人。
殿内突生异变,阴气渐重,寒气逼人,骤然狂风卷来,直把窗门吹得啪啪作响,烛火摇曳,几欲熄灭,却又坚挺异常。
此时魏婴不敢有一丝闪神,耳边疯言疯语多如牛毛,他仿若未闻,专心一道,心神皆稳。一切一切,仅为救回那两世护他周全之人。
少焉,寒气如潮水褪去。 殿内现了一人影,定睛一看,正是蓝湛! 魏无羡正欲继续念咒,催动阵法,蓦然发现口不能言,双唇紧闭,喉咙灼烧,似极了那蓝家秘计,禁言术。 他心急如焚,不明蓝湛所谓何意。又不敢妄动,只得任他作为。
那人浮于半空,身影浅淡,皎洁如月,宛若那无所求的仙人,正要乘风归去。 魏无羡难掩惊慌,按耐不住,慌忙爬起,步伐凌乱踏至人面前,张手欲抱,却料扑了一空,身形踉跄,险些站不住脚。 他抬头茫然又委屈地看向那人,确切来说,是那抹魂。
蓝忘机低下头来,凑近魏无羡,眼神悲切,欲抬手抹去爱人脸上泪痕,可只见手过人体,毫无触感。此后面上神色更为哀痛不已,悲不自胜。
正当此时,变故再起!
蓝湛这缕虚幻残魂,仿佛欲被甚玩意儿吸了去,眼下正缓缓淡化,直至,魂消。
那 鬼道第一人,仅能束手无策地任由一切出现,尔后消失。
蓝湛魂消后,他木然紧盯原本魂魄飘浮那处,目呲欲裂,眼神空洞,再无动作。
而地上仿如熟睡的尸身,仍旧好眠。 在魏无羡自认,已不能更糟时,坏事上门了。
蓝启仁破门而入,将那捆成粽子的江澄掷于地上,毫不留情。
按理说来,江家这位极于热衷拿小辫儿瞎抽人的宗主,断不可能如此弱鸡。
可这老先生独身一人来至门前,不佩剑,只携了那嘴,轻飘飘道:“老夫确实年迈不济,护不了忘机周全,但蓝启仁再无作为,总归是他叔父,忘机身处云深不知处一日,哪怕一刻,也万不可让人胡来。”
如此这般,江澄就成了肉粽。
蓝启仁默然环视一周,杂乱内殿,地上尸身,失神魏婴,久久不言。
常言道,热闹一块儿凑,蓝曦臣不负众望,闻讯赶至。只一眼,周遭事物便让他心生妄想,可否许他闭上关,再歇一歇。 他头疼望着面无表情的叔父,沉思数秒,竟自动手给江澄解了五花大绑。见蓝启仁不言不语,又无干涉。他胆大凑近江澄耳边:“先把魏公子带回静室,一切待明日再议。”
语毕,大义凛然,昂首挺胸走向叔父,俯身行礼,把蓝启仁请了出去。 江澄把握时机,轻拍魏无羡一掌:“快回神,先走再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魏无羡仿若未闻,无甚表示。江澄转至他身前,当下心惊胆颤,只见这人瞳孔失焦,跌坐地上,混沌不清。
他心底一疼,抬手一刀,把人劈晕扛至肩上,利落翻墙而去。

那头,叔侄详谈。
蓝曦臣伏身,再行一礼,方才开口道:“侄儿知晓,此番之举实属罪孽深重,望请叔父责罚。”

蓝启仁举目远方,许久许久,无奈道:“早些时日我就在那冥殿设了结界,一有灵力流动,即便昏睡不醒,也会有所感应。”踌躇几下,复尔续言:“老夫阻拦魏公子,乃事出有因。忘机尸身温热不腐,生魂离体,不得门入,我是早已察觉。私下也曾几番招魂,却无半分收获。只得日日拖延,再寻解决之道。魏婴鲁莽,不让他知晓,怕的正是这番光景,不料防不胜防。想来,这冥冥自有注定罢,该来总会到,好比忘机与他之事。” 一番坦言,情真意切,蓝曦臣内心已不是震惊一词得以概括。
叔父为人迂腐了些,但心总是善的,哪有家中尊老不期着盼着孩子顺遂康健。蓝启仁虽嘴上不饶人,总归说来,并无过多干涉蓝忘机的情事。
老人倔强,往日只差在蓝家门面贴上,魏婴与狗不得入内,如今受了白发人送黑发人之痛,方能与小辈吐露真言,到底不过是个盼望儿孙绕膝,代代平安的寻常长辈。
蓝启仁继续念叨,约莫是上了年纪,几经波折,眼下又只余叔侄二人,这才揭下脸皮,坦露内心:“叔父老了,但眼神好使。这几年,忘机虽面上无过多表示,可大家伙都晓得,他平日里快活不少。事到如今,怕是苦了魏婴那孩子。”语毕,面上稍有几分尴尬。
蓝曦臣自觉直受刺激,急需静静,却也悲从中来。
他低头敛目,沉寂许久后,干涩道:“叔父放心,忘机吉人天相,断不会有事的。”
tbc
强调,真·he无水分。
在网吧抠脚的杀猪佬,希望能活到大结局。比心


插个广告:喜欢我又不点心心跟嫖了不给钱有甚区别!这样是会被日的,我跟你讲。

评论(32)

热度(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