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猪佬

跑了

忘羡 为什么wifi不在服务区 第三章

蓝湛死后七日。

魏无羡卯时而作,仔细打理仪容,束发正冠,立于静室门前时已是精神抖擞,无半点堕落做派。

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出。

出乎意料,门外侯着一人,以背对门,乌发束成一辫,发尾随风而动,紫衣裹身,直立于几尺之外,挺拔不群,单是背影也担得起那句夸赞,人中龙凤。

江澄自是听得那老旧木门的吱呀声,可并无动作。

魏无羡心下暗叹,这都送上门来了,怎就不能坦率些。常言道,外甥像舅,莫怪金陵也是一副骄横性子,江澄功不可没啊。

腹诽几句,无可奈何:“江宗主莅临,有何贵干?”

这话入耳,紫衣人登时怒目以对,久久无言,前头打好的草稿顿时胎死腹中。这人怎能这般讨人嫌,江宗主气得肝疼。

魏无羡总有让人服软认怂的异能。

江澄大步向前,无视那人一脸莫名,在两人距离甚微之时,止了步伐。双手攥紧,松开,再攥紧。终是下定决心,把眼前这个早已吃尽苦头之人抱了个满怀,右手置于人后背,粗鲁地胡乱拍打了几下。直把那人拍得气息凌乱,一阵呛咳。金凌小时没被捶死,实乃祖上积德。

江澄别扭道:“江家...也是你的家。”

魏无羡自打江澄动作后,便吓得目瞪口呆,惊诧不已。如今听了这话,疑虑具消,只余那与少时无异的惺惺相惜,兄弟情深。他也感触颇深地回以相同力道给那人背脊。

良久,魏无羡实在受不住,一把推开那个乱抱别人媳妇的家伙,笑骂:“娘兮兮的,再抱人媳妇,小心把蓝忘机气活了,跳出来给你一顿好打。”

江澄小心翼翼看着对面人的脸色,并无半点回嘴意思:“魏婴你...”

“行了,都是当该娶妻生娃的一家之主了,咋还傻了吧唧的,我可是夷陵老祖魏无羡,陈情一出,万鬼雌伏,还玩不过他一个蓝忘机不成。”语毕,霸气负手,扭头便走,大步流星,雄纠纠气昂昂。

江澄只得像年少时一般,头疼又无奈地跟在后头。

不得不提,师兄弟口无遮拦的习性,一脉相承。


江澄尾随魏无羡,一路畅通无阻来到冥殿,门外只两小生看守,蓝家主事的领着一群仙士,都去前头大殿,凭吊哀叹。

江澄眨眨眼:“你这是..?”

魏无羡目视前方,半点心神分也不与他人,缓缓道:“给他上柱清香。”此后便是一阵沉默,他坦言:“蓝老先生不愿在任何一处见着我,更严令我私下前来。老人家觉得,这魏婴不仅带歪了蓝忘机,还误其性命。如今斯人已逝,口舌之争过于无谓,那总是他叔父,该受人尊崇。便让我且为他守一守那四千篆文罢。”

这约莫是出事以来魏无羡说过最长的一番话,语气淡然,仿佛谈及之事,无关痛痒。听在江澄耳中,反是分外艰涩。

至门前,魏无羡向两位小门生行了礼。礼数不可谓不周全,不可谓不上心。旧时出席花宴,那胆大不佩剑的夷陵老祖,面对三尊仍随性而为,今日却是古板至极,分毫不让。

小门生一板一眼还了礼,再无动作。想来,应是有人知晓这人尿性,特意放行。江澄感叹,兄长难为啊,这蓝大也是性情中人,不似蓝老头,茅坑里的石头,既臭还硬,冥顽不灵。

想着想着,便随了魏无羡,步入殿中。

殿内仅是敞亮整洁,香火不断,无半点世家子弟身后该有的派头。大堂中放了一口棺木,四周置满兰花,有只小兔子正使那三瓣嘴咀嚼花瓣,好个摧花辣手。

挖了多年坟的夷陵老祖,对上那棺木,慌了,怕了。魏无羡第一次懂了何为近乡情怯。他眼下手脚发软,动弹不得,是一丝上前的勇气也无。

深吸浅吐,攥紧拳头,闭目许久,睁开之时,再无任何怯懦之意。

他独身一人,到了那棺木前,像极初返人世之时,也是孤身一人,无根浮萍,来到蓝湛面前。

展臂一推,棺盖斜了半分,里内一目了然。

再见蓝忘机,比魏无羡在脑海中猜想的画面好了无数倍。

他单膝跪下,右手扒紧棺木边沿,死死扣住,木刺入肉三分也毫无知觉。左手颤颤巍巍地伸了出去,企图轻薄熟睡美人。魏无羡抿唇一笑,轻声细语:“二哥哥,你睡容好瞧极了。”那伸出左手此时仍停于半路,许久不见动作。哪像以往,捏脸亲嘴,绝不含糊。

“你再不起,我就摸你啦。”半晌,闭眼压下酸涩之感,还是下手了。

手在触及那如玉面庞时,魏无羡瞳孔猛地一缩,再放大。当下心中大惊,疑云重重。爪子急不可耐,再次伸向对他从不言拒绝之人。

一直立于三尺外的江澄,此时看见魏无羡似魔怔般对蓝忘机上下其手,左右开弓。一时无语凝噎,嘴角抽搐,赶忙上前拉着他,低声轻斥:“你作甚,疯了不成。”随即察觉遣词不对,可脱口而出的话,哪能收回,当下纠结不已,面色宛若吞了油虫。

魏无羡回神,古怪瞧了江澄几眼,直把他看得发毛,尔后方大发慈悲道:“要骂也得回头再说,你且先放手,让我再与二哥哥好好话别。”说罢便挣脱桎梏,又回那棺前絮絮叨叨,只是再无孟浪之举。

江澄头疼不已,作孽啊。


待时辰差不多,小门生在外头细声细气:“魏公子,蓝先生已到园外。”

殿内二人俱是耳目极好,魏无羡收敛情绪,不再多言,与江澄一道翻墙而出,利落离去。

等蓝启仁步至内殿,一切无恙。只那室内,有暗香盈袖。


江魏二人重回静室,一人陷入沉思,一人张口无言,还是闭嘴罢。

须臾,魏无羡面无表情,直视江澄:“蓝湛尸身温热柔软,无尸斑一类痕迹,与常人无异,若要说异处,便是没了呼吸。”真真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蓝忘机要能喘气,我都只当他正好眠着。”

看似谬论,但出自鬼道第一人之口,不容置疑。江澄当下大惊,膛目结舌。勉强稳住身形,断断续续开口道:“那,那,你意思是,可以招魂?”

夷陵老祖大气肯定地点头之。

江澄当即一拍大腿:“那还等啥子,麻溜的啊。”

魏无羡无甚表示:“蓝启仁对着尸身几日,必然是知道此事。所以才处处防范,不让我前去。”

江澄无语:“他大孙子能复活,有比这更重要的?”

魏无羡望天:“只怕他是信我不过。”

江澄心想,你都把人大孙子搞没了,还能信你才真是怪事。不过他还是上道地接话:“那咋办?”

那人现下眉开眼笑,心胸舒畅,再无郁结:“找蓝大。”

蓝大那厢,喷嚏连连。

tbc

wifi大大正式上线!羡羡人活两世,最遗憾应该是没和江宗主金小公举好好亲热一番,外甥舅舅两个死傲娇。好吧,其实也是我有毒脑洞想看他们偶尔黏糊一下,真情流露,别再你画我猜,直率些,你好我好大家好。

去浪几天,打个假条,比心。

你们不点心心是觉得不好看了咩QAQ

评论(41)

热度(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