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猪佬

跑了

忘羡 为什么wifi不在服务区 第一章

蓝湛死了。

世人称道,名门仙士,弟子楷模,万人敬仰的含光君死了。

避尘封剑,忘机断弦。

蓝家上下一片哀恸,唯魏无羡盘踞静室,面色如常,吃睡不误。
世人皆道修鬼道者,早被噬心,性情大变,如今道侣离世仍面色无碍。众叹含光君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再端方雅正,终归是落了个牡丹花下死。

妇孺皆知,那日蓝忘机与魏无羡一同夜猎,遇上怪物,两人不敌,最后蓝家人寻至那处时,已是一死一伤。世家得了消息,均是惊疑不定,心生恐惧。恐的是那让蓝魏二人都折于它手上的怪物再现世,惧的是魏无羡失了道侣再大开杀戒,这般说来,夷陵老祖倒与怪物相近。消息至莲花坞,云梦江氏打翻好几盏茶。

更有小道消息,直言含光君内丹被化,必是那化丹手所为。只是温逐流早在射日之征中死了个透彻,除非有人暗下黑手,招魂入体,化丹手重返阳间,变为与鬼将军无异的走狗。而这“有人”,不言而喻。

一时之间,流言四起。

夷陵老祖如老僧入定,充耳不闻。



蓝湛死后三日。

外人再多善意或恶意揣测,都不能扰乱蓝家里内有条不紊地打理那人身后之事。

各家家主悉数前来,若是万不得已,也寻了家中权重者替之。往日有些寂寥的云深不知处,如今反而添了些人气,真真哭笑不得。

不论事小事大,蓝启仁皆亲手操办,面上神色无异,只偶然听闻门生背后细细谈论先生,近日不曾闭眼,也无进食,方才得知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心。蓝氏双壁,无论是非过错,总是他一手带大的孩子。蓝忘机百家赞誉的琴,风骨雅正的字,名动天下的剑,都是他看着成长,夜里忆起,老先生之感岂是悲痛二字能道得清,说得明。

蓝氏一派年纪尚小的几名弟子,因魏无羡之由,与蓝忘机亲近不少,现下均强打起精神,为长辈分忧办事,即便杯水车薪,那情义却不掺水分。那些圈养的小兔子,更是蓝思追的心头肉,外人万万靠近不得。眼眶泛红,一身白衣的思追,倒与兔子无二。只怕身坐其中,旁人不费些眼力,也难分辨。

反观家主,偷得半日闲,与人照面而坐,品茗,对弈。

蓝曦臣一脸沉痛,艰难道:“魏公子是否,要去见他一面?”

那人稳坐如山,眼帘轻阖,仿若已然坐化的仙人。半晌,手落一子于棋盘上,缓缓开口道:“只怕蓝老先生不愿。”

“无碍,我可...”蓝曦臣话噎喉间,再说不得半字,只因魏无羡本是了无生趣的面上有了丝人气,波澜不兴的眼底在提及爱人的刹那填满了痛苦,痛彻心扉,苦涩难言。

便是如魏公子般,洒脱不羁,不修小节者,也不外乎是俗世之人,跳脱不得这方丈之外,情爱之中。蓝曦臣心下感叹,脑中似乎又浮现起那日情景。

自己与叔父事后赶来,荒野郊外,满地走尸残肢,空气里浸满尸毒气味。只见魏无羡牢牢扣紧怀里早无生气之人,口中念念有词:“百身莫赎,百身莫赎啊...”须臾,竟流下血泪。那刻,真说不得是该作何感。

蓝曦臣闭了闭眼,长舒胸内郁气,恳切道:“若有需要,尽可寻我。”语罢,眼含深意凝视着径自下棋者,尔后无法,只得离去。

下棋者,不动如山,仿若未闻。


江澄至牌位前,上了柱清香,久久无语。蓝魏二人在父母灵位前那场胡闹仿似昨日,而今日,却是那蓝忘记之灵位。纵是江澄,也心中郁结。

一番礼拜后,他按着蓝曦臣指引,到了静室前。蓝家主坦言,魏无羡状态不好,愈无事愈心惊,望他且收收往日作派,好生劝慰。江澄是反驳都省了。

他推门入内,注视魏无羡许久,对方好似无情无欲,了无牵挂。除了初见时几丝惊诧,别的一如既往,还能与他唠嗑打屁。江澄有种穿越时空之感,似乎再次见着那血洗不夜天的人。无所畏惧,一夜纵笛,驭尸万千,嗜血嗜杀,战栗打心底泛起,许久难息。

“魏无羡,你...罢了,无论何事,云梦江氏定能护你无恙。”话落,又与蓝家大哥一般,抬脚便走。出门前,仍不受控制看了室内笑的没心没肺的人一眼,撇过头去,不忍多看。


此后,再无人前来叨扰。

现下虽对于蓝忘机的死因大多各执一词,众说纷纭,却默契地无人敢于质问魏无羡当日之事。

这倒好,落得清静,可与二哥哥在梦中多叙一叙。

魏无羡一手兔子,一手抹额,搂于怀中,在满是酒香的软塌上,安眠。

tbc

hehehe,说三遍。

本来想捅个短刀结果脑成了长剑,但保证肯定he,我发4。大概算是个正剧向的中篇吧,如果你看完想骂人,我已躺平。

有时候人真的控制不住大开的脑洞,和一颗想作死的心。


评论(59)

热度(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