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猪佬

跑了

我最大的遗憾 是你的遗憾 与我有关

有些痛苦源于对快乐的执着追求,因为自觉充满快乐的人生才是正确的。

今天偶然看到了很牛逼的操作,简直就是理不直气也壮的典范。
大致是男方出轨女方挽留。
女:你别离开我
男:我心里有别人凭什么和你在一起

我:握草兄弟牛逼啊6666社会社会
是怎么做到如此厚颜无耻并且理直气壮得让人感受到他的王八之气

是真的渣

二人相识那会儿,有点搞。
攻刚完成手术,半死不活躺床上恢复,还贱兮兮地挑逗小护士,被查房的受撞了个正着。
受面无异色,淡淡道:“伤口裂了,就废了。”
攻一脸你别是个傻子吧:“神他妈裂了就废了,老子动的是心不是鸡儿晓得吗?啥垃圾医生病情没整明白就学人装逼喘上了?”
受:“去年一病人因咳嗽力度过大,导致胸骨固定的钢丝开裂,缝合伤口直接崩裂,半个心脏露出在外活蹦乱跳。”顿了顿,无视病人直想骂娘的神色续道:“你如今心口那层膜稀薄的程度也快赶上那块被鸡儿顶穿的可怜破布了,想死直说,我先换班。”
流氓小霸王瞬间怂成个苦逼小媳妇儿,脸色铁青地缩在被窝中,一言不发。
那将近一米九的大个子乖巧得不像话,意外地有点萌。
后来攻撩闲的对象换成了查房帅医生,软绵小护士早不知被扔到哪个旮旯角发霉了。
撩着撩着,自然得撩到床上去。
受本着人妻本分,鞍前马后伺候周全,上床下榻无所不能。直把攻美得头发丝儿都没有分叉。
可惜,按照狗血惯例,这种流氓攻自然而然会折腾出无数幺蛾子,分分钟挑战人妻底线。
受也按照圣父人设,一次又一次地忍了,偶尔还得兼职擦屁股。
守得云开见月明,攻终于醒悟,各种面白腹黑摆平一切困难,誓死要同受厮守一生。
在暗搓搓把大boss天凉王破后,攻要求婚了。
他把受骗到俩人相遇的病房,说跪就跪,麻溜儿地求嫁。
受漠然地看了一会儿,开口道:“你的心脏了(第一声),再也不是他曾经的心。滚吧。”

温柔贵公子狂爱吃甜饼

1
他家先生是位温柔体贴的爱人,这是小甜饼一如既往地印象。
为人成熟稳重,时常嘴角含笑,行事踏实周到,从未与他红过脸,做饭还特好吃,脸也特别好。
真真是挑不出毛病。
只是最近,偶然得知的一些事情,让小甜饼陷入迷茫,很是纠结。
2
事情源于火红的一部电影,小甜饼学会了坦白局这新鲜玩意儿,十分兴奋地打算同爱人实践,有利于增进感情。
爱人笑眯了眼,爽快应下。
啊,先生最好了。小甜饼美滋滋地想着,毕竟爱人从未拒绝过他的任何要求,即便再为难,也总能想出万全之策,悉数以小甜饼作为最高原则。
温柔且细腻周到的爱人,真想把他藏起来。
3
本着互相坦诚的原则,可意识到自己事情对方却无所不知的情况下,小甜饼很沮丧。
爱人太聪明也让人苦恼啊,小甜饼苦中作乐地自我安慰。
先生见他如此,适时提出了改良方案,若自己无法满足坦白局的条件要求,便改为答应对方一件事。小甜饼琢磨也行,一口应了。
4
游戏开始。
小甜饼首先为难了,先生十分善解人地劝慰,没关系你回头答应我一件事就好。
对面人的头都快点断了。
继而到先生坦诚,只见他波澜不兴,温和道:“咱俩刚认识那会儿,我一直告诉你坐顺风车回家特便宜,是假的。每次告诉你需要付钱的价格也是低了一倍不止。好几次,我本有事得先回,可还是在这儿多待上几天,等你..”
小甜饼吓得打了个奶嗝,不待说完,便赶忙放下牛奶凑去先生身边,瞪大眼瞅他。边看边难以置信道:“为啥啊,你别是个傻子吧?”
先生愉悦地笑眯了眼:“我就是。”

tbc

胜者为王,你是我最宝贵的战利品。

我们中的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会遇见你梦想的真爱。只会因为害怕孤独地死去而选择随便找个人,互相饲养。

我爱你,在所有的时候。
偶尔喜欢别人,在他们像你的时候。

再一个受

我同他,抓住了青春的尾巴,赶时髦地早恋上。
小学同班,初中同桌,高中同床,幸运地去了同一所大学,继续蜜里调油。
相恋的日子里,我们踏遍百川,行至万里。相携于日出日落,嬉闹在雨落屋檐,热吻至地久天长。
我很爱他,他也很爱我。但当人意识到,生命中有太多比爱情更为重要的事情时,必会有所舍弃。
分手是和平的,我们已达成共识。
我深刻明白,我真的爱他,他亦然。
前些年,再遇于聚会之上,惊鸿一憋,他越发成熟稳重了。西装革履与他很相配,可我还是更怀念那个冲动易怒的大男孩。
那时,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了任何阻碍。而我们只是微笑寒暄,说着以前嗤之以鼻的无聊话题。
后来听说,他结婚了。没有邀请我,我也乐得不去。
我也会听从家里安排去接触新朋友,他们已经不想再管我谈的朋友是男是女,只要我愿意谈就行。
也会试着去想日后,想是否需要代孕,想与谁共度余生。
这一切,已经和他无关了。
许多个夜里,孤枕衾冷,辗转难眠时,我依旧想念他。我对你仍有爱意,我对自己无能为力。
再后来,惊闻他将为人父,一夜未眠。时过境迁,事已至此,惟愿他在异国他乡事业顺利,伉俪情深,家庭美满。
除此之外,此生再不敢有任何贪念。

又一个攻

夜半,床上。
刚接收了为爱鼓掌生日大礼包的奔三小火炉正扒拉着大冰块呼呼大睡,冰块一边纵容着对方的奇葩睡姿,一边把下滑的被子拉起。
借着些许月光,冰块偷偷注视了小火炉许久,低声道:“嘿,同你商量个事。你就这样,永远别长大了,好吗?十秒内不回答,就当你默许了。”
继续偷瞄良久,大冰块才心满意足地抱着这个冰块牌的暖宝宝睡去。
自然,他也不会发现怀里的小家伙背着他,悄悄红了耳朵。